Thirteen*13

PIXIV: https://pixiv.me/jessie4a09
FB:https://www.facebook.com/Thirteen513
同人繪師(腐)/擔任社團1+3等差寂寞社長https://www.doujin.com.tw/groups/info/2634
雖然平時是畫漫畫的,但更喜歡看小說
喜歡的繪師:秋赤音/艸肅/Ralla/Leila/伊吹五月/Rei子....瓶邪一生推/好美強/年下
主CP: 一カラ(阿松)/米英(APH)/艾利(進巨)/青火(黑籃)/賀紅(19天)....新坑all勇(YURI)/酒茨(陰陽師)/偶爾COS,坑的不多(沒$

無限期支持婚姻平權!!❤❤❤

リバーシブル・キャンペーン(雙面・作戰)

再也無法碰觸的愛 
緊緊地緊緊地勒住了我 
是贗品的愛也無所謂喔 
雖然還是隱隱作痛

-----

聽DECO*27的歌就會想畫相關的圖

不虐不虐~我只是想酒茨戴防毒面罩那肯定帥(X

一條完

之前看到的一個萌梗就很想畫成酒茨////

(你的好友男友吞上線###)

超蘇^Q^

[他不像原本的那個他

可他並非冒牌貨

因為他的的確確

就是茨木童子]


畫一個茨木黑化的腦洞#
唉呀我病了,別管我((

紅白>>藍黑的概念#

今天場次酒茨本賣完了覺得開心XDD


摸魚摸般若直接翻車
隨便圖個沒有細節可談2333
別提線稿,我不聽不聽#

終於閒下來了!!塗個鴉XD

好像賣衣服的#


柴郡貓吞X兔子先生茨

: 甭管什麼愛莉絲了,走了!

: 摯友所言極是!茨木必定跟隨!!


【工商】台灣場陰陽師翁新刊--攤位:一条通7番
CP酒茨-« 我把你當摯友你卻想上我? » 
內頁黑白24P/R18/娛樂圈PARO

關於雙向單戀/情商低茨/吃醋霸王上弓酒

俗套就是王道你造嗎)#XDD

第一次開XDDD
(只用一星期極限完稿還是在上課時#)


畫個被敵人削掉頭髮的短髮茨(感覺年輕了#

茨木怎樣都好看啦啦啦啦XDD


【酒茨】知乎體/對於另一半的職業很危險有什麼想法?

【知乎体】


现代职业架空


警察吞x消防茨


一发完

全篇第三人称视角

OOC我的锅,我的锅  






----------------------

和职业很危险的另一半相处是什么感觉?



10504个回答



@匿名回答


100532个讚



谢邀。我觉得我真他妈适合这个问题,但我要说的不是我的事,而是发生在我上司身上的事。




我得先理理这可歌可泣的故事,有点长。


  

本人男,职业是人民褓母,当然上司也是。上司的颜至少9,没吹,他紮着一头豔红的杀马特造型马尾,看起来十分狂放,身材也特别好,奶大腹肌深的那种,虽然整的一副非主流混混样,但简单一个字,真的帅,要不是他的表情实在太恐怖,估计追求者能甩出十条大街。



总之上司的外表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人联想到他竟然是个警察,尤其他鲜少有笑容,偶尔笑一下还是那种沁人心脾的冷笑,冷笑!冻的他审的嫌犯总是立马就招了,升职升的飞快,说他是混帮派的还比较令人信服,重点他不仅是警察,而且官阶不低。



上司的对象,这里就称他为C好了,忘了说上司和他对象都是纯爷们,不喜右上,不送,谢谢。C的颜值也至少9以上,长的贼他妈好看,C的眼睛是种摄人的金,亮得不得了,还有一头蓬松的白发,配上似笑非笑,微微上挑的脣形,看起来到像是只可爱的大型犬,而他确实像橡皮糖一样黏人,不过仅限于在上司面前,C对外人十分冷淡,问十不答一那种,但他长的好,没笑也感觉在笑,倒也挺招人喜欢,啧,看脸的世界。


不过C可能是个隐性的话唠,就是说起上司的时候,我敢保证,这世上说他是上司吹第二,没人敢说第一,他说起上司的好上司的妙可以三小时不喝水不带重様,他可真是吹子们的骄傲,是权威,两岸三地辩论比赛还不派他去,包准分分钟拿奖回来,真心的,前提是上司得在场。


说到C的职业那也是个奇葩,上司是警察已经算足够风险的职业了,而C的工作竟然是个消防员,敢情夫夫两神鵰侠侣,以守护世界和平为最高大爱。得了吧!我曾分别问过他俩选择职业的原因,一个想正大光明的惩(胡)奸(作)除(非)恶(为),一个想跟随挚友的脚步走上警消之道,对社会倒没什么博爱精神,若我在小时后便知道社会上有部分的正义是由这样的二逼捍卫的,这世上大概就会少一位像我这样优秀的员警了。


说起上司和C的相遇那是十分戏剧化,但在局里看来又再合情合理不过:一件群架斗殴事件,C也是其中一位。


那时上司还是基层警员,像这种小事件都是交由他这样的来处理,而上司对那些小孩儿几乎没耐心可言,作笔录时上司目光冷冷的处理这些血气方刚的青少年,其中对上C桀骜不驯的目光,那便是他们对对方的第一眼,呵,真浪漫,明明应该是个很糟糕透顶的印象,也不知道怎么后来就好上了!不要问我怎么知道这么多,我和上司是同期进来的同事,更别问我怎么那么久也没升职谢谢,不约,咱们不约。



那次群殴事件中,C算是个较特殊的案例,不是因为他出众的相貌,毕竟还有一个上司可以比肩;也不是他不肯配合笔录的态度,年轻人嘛!叛逆点不意外,不然也不会进局子了。



在各个家属纷纷把闹事的孩子给领回后,只剩C仍旧站在原地,没动作也没做声,微垂的眼眸彷彿敛入所有世间人情冷暖,莫明令人有些不舍。尽管没有从C身上刨出什么资讯,上司这次却意外的没有刁难并放走了他,C就这样拖着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独自步回世界无情的洪流中,那是他们的初遇,当时C十八岁,上司二十三岁。


之后的C常常因为大大小小的斗殴事件进局子,老样子,上司除了从他口中敲出名字外什么资料也没获得,碍于上司好歹是个公务员,否则依他那爆脾气估计早和C干起来了,打架,我指打架,两人常这样大眼瞪小眼耗了一下午,真难为上司早就见底的耐心。



有次上司终于忍无可忍,拽住C的领子问他想干嘛,C便说了让上司与他一战,输了便不再闹事给上司找麻烦,看着C赤果果的挑畔,我想他应该真有两下子,否则之前那些架大概也都白打了,不过上司总归是个警察,尽管是这样的明显挑畔也不应当接受,应该发挥人民褓母的博爱精神,以爱的教育代替打骂。



但显然我俩线路错频了,上司冷哼了下便领着C到另一边的房间,孤男寡男共处一室,在一顿金属与肉体的碰撞声后,上司扛着昏过去的C回来,而上司身上竟也有些挂彩,想起上司制服犯人那妥当当的武力值,我更加确定了这两位都是我惹不起的主,善哉,善哉。


这之后C安分了许多,乖乖坐了笔录后便也没再闹事,从此成为了个三观正直好青年。。。个蛋!真正的故事从才这里开始。


自从上司用武力收服了C后,C成了数一数二的上司吹。C确实几乎没再闹事打架,但相比之前却更常进局子了,有事没事也要到局里吹个上司,往死里吹,还成天挚友挚友的喊着上司,对上司特别的忠诚,简直是上司说一不会二,说东不往西,逮到机会便給上司花式吹牛逼并且乐此不疲,还说出希望上司支配他的身体云云,你妈嗨还有其他同事在啊!我想他大概是小说看多作梦了,不然就是崇拜上司到脑子坏了,抑或两者皆有,总之我看见上司脸上的阴影更深了,吓的我那段时间都热衷于跑外勤工作,想尽办法远离这是非之地。


后来上司破了不少案子,不久便升了高职位,早已不是该负责C那样混混的位阶了,不过C仍然几乎天天报到,总归是把上司闹腾的不轻,我都觉得上司这是还没有对象就养了个大儿子。


後來根据C的资料,他其实是个孤儿,十四岁前都待在福利院,大概是小孩子不知道生活的方法才学着人打架斗殴最后才进的局子,我知道时还暗自心酸了一把,脑补了C大概是把上司如兄如父般的依赖,因此也纵容他来局子比我来上班还勤的行为。


其实我一直觉得上司对C是特别得不耐烦,他和C在同一个画面里的表情总是各种烦躁无奈,小时候我嚷着老爸买玩具时他的表情也就是这个样子。


但在后来的事件中我发现上司可能没有我想像中那样厌烦C,像我前面说的,上司的警阶以经不用再为一些小事件出动了,但有次接到民众报案,说巷弄里有多名青少年人在斗殴,询问下发现人员大多持有武器,出现了不少的伤者,其中似乎有个路过的白发少年被牵涉其中,不用说,白发的人本来就少,除了C外能捲入这种事的人我真没认识第二个,当机立断便要攥同事们出动,意外发现上司似乎也动身准备要前往现场,大概也是听见刚刚的话担心C吧,明明平日一副烦C到不行的样子,却倒是意外的有人情味,果然是儿子啊!口嫌体正直,啧啧。


到了现场后,上司直接快速的走到C靠坐着的墙角,C的意识很清楚,只是一直按着手臂,有些茫然无措的看着上司,别看C一副混混样,他其实特别的真诚,和别人的约定不至于不遵守,看他对上司的态度便知道了,因此他现在肯定特别紧张。我忙着指挥现场的秩序,没能看清他们那里的状况,现场有不少人都挂了彩,严重点的还折了手脚,救护车数明显不足,混乱中我似乎听见上司一声咒骂,便看见他抱起C跑向自己的警车,我才看见C的右臂插着一把水果刀,看来是刚刚群殴中受的伤,难怪他刚刚一直按着手臂。


听了上司的指挥,我也将一些较严重的伤患赶上了车,和上司一同到医院去,路程中上司的脸色特别难看,车倒是开的又稳又快,C一直低着头不发一语,我以为是疼的,不久他支支吾吾的和上司道歉,解释着这是个意外他并没有参和并且请挚友不要生他的气,原来是记怀着和上司那不再闹事的约定,我发现这耿直的孩子意外的可爱,尽管上司的脸色并没有因为C的说词有半点好转,仍然黑如包公。


将那些伤者送到了医院处理完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后,上司全程守在C的身边,医生开了检查报告并吩咐了上司一些事项,当时上司看起来比受伤C本人还紧张,尤其听见C的右手会留下永久的后遗症后,上司的脸瞬见黑了半截,像是刚刚或正要去毁灭世界。好险他没有,只是做笔录时狠狠揍了闹事的少年们一人一拳,我当时竟然还觉得上司那是护崽心态,因此也装作没看见,现在想起,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这之后上司对C的态度就和缓许多了,虽然表面上看来还是一脸厌世和不耐烦,老是攥着C让他滚回去,但却在自己座位的左边安了个C的专属座位,人一来就往位置上摆,时不时还偷瞄一下C和他的手有没有异状,我想把C摆在左边也是为了怕C左蹦右跳又伤到右手所以就近监督,但又要装作烦的不行,这年头的傲娇可真不好当,我就想上司怎么对一个孩子这么上心,只想说护犊子心态,就权当是给混混做的一种爱的教育了,显然我理解错爱的真谛。



有人说上司这是滥用职权,我倒觉得没啥,人家牛啊,况且这孩子也没给局子添过什么乱,不如说在有案件令同仁们束手无策,局子弥漫着低气压时,C可以让低气压的来源,也就是上司的心情转好些,不外乎就是吹捧上司,使劲吹,往天上吹。上司一开始还因此烦的发过脾气,说案子纠结着C还老是雪上加霜的闹腾,后来几次就只是显的无奈,最后反而还觉得案子的压力没那么大了,进展也就顺利了些。恩,痛苦是比较出来的。


虽然C的存在让局里的大多数同仁都感到习惯了,但还是是有少部分的新进热血警员看不过去,他们对上司的能力绝对是信任并且信服,就是对上司旁边那只混混,对C有很大的意见,他们大概不懂上司为何要对那只傻里傻气的混混照护有加。

有次在上司出外勤时,那些同仁们对坐在上司位上玩着桌上文件,等着上司回来的的C说了些的话,我的位置离的远没听清楚,但大概就是C这样会成为上司称霸世界的绊脚石,我惊讶怎么会有人讲的出这么蹩脚的理由,重点是C可是会相信的啊!果不其然,C就这样怔怔的发呆,不久便虚晃着步伐离开了,我还以为他明天,至多后天就又会挚友挚友的喊着跑进来了,但是他没有。整整一星期局子里都过分安静,上司的脸足以和包公媲美,谁都不敢撞在上司的枪口上,怕明年坟头草就到腰了,我这才发现C对上司可能不仅仅是只有单方面的依赖。



其实我早该发现这其中的玄机!想看看,上司平时明明已经忙的不得了,吃饭都得啃着公文风风火火的进行,却都会在某个时段某个时间点在自己位上做个高冷帅哥,仔细想想,那不都是C来找上司的时间点吗!还特地抽出时间,宠的,这都是宠出来的!而C更不用说了,有次局子出了个跨县市的大案子,得和隔壁市的警署连手侦办,那阵子大家天天分着两边跑,忙的脚不沾地,尤其上司得整天和高层开会,几乎没看见他坐下来休息过一刻,大概也因此有些冷落了C,很不凑巧的隔壁署的高层是朵灿烂的警花,那和上司凑着一块实在赏心悦目,C大概是觉得自己要被打入冷宫了,因此天天想办法找到上司劝他千万别被女人迷惑了,说他还背负着国家组织的大责,总是想办法拉住上司对自己的注意力,上司终于忍无可忍!--办案时就让C跟在不远处了,但饭是一起吃,臥槽我和我的小夥伴都惊没了,有看过这样的警察吗!办个案还得携家带眷,马德死给。



两天后上司要我和他出外勤,理由是关切青少年成长发展,但实际就是到C家,噢,他之前有调出C的资料,我对上司的假公济私感到无比的赞同,因为局里同仁再也无法承受上司的低气压,能想像同仁们分分钟抢着跑外勤,就为了必免在局里被上司眼刀剐了一次又一次。


到了C的住所后,上司和我都震慑住了,C住的地方离上次被刺伤的地点不远,是在一个小小巷弄深处的铁皮屋,这明显和繁荣的都市不是一个画风,这儿的采光十分恶劣,即便今天是大晴天,这里却如同被阳光遗忘一般。

铁皮屋下缘几乎都生锈了,屋顶有不少破洞,我们敲了敲们,没有人应答,推开了门意外发现大门没有上锁,上司很自然的走进屋里,不到三坪的小屋子,环顾四周一圈发现除了一床被子和上次进医院给的药罐散落在地上外,几乎空无一物,上司脸色不好看,而C在被子里看着像是睡着了,呼吸声有些粗重,上司轻轻的推了推他,C仍然没有意识,上司的脸色忽然间凝重起来,让我去把车开过来,要送C到医院,C正在发烧。狗急是会跳墙的,在这么窄的巷弄里火急火燎的开着警车,我觉得我的驾驶技术简直突飞猛进出神入化。


在医院挂完水后,C右手的伤口也重新包扎了,医生说是伤口发炎引起的发烧,想想C到局里时上司都会一脸烦躁的替C的手包扎换药,大概是这几天疏于照顾了,上司问我知不知道C反常的原因,我把我知道的都说了,上司听完后只是皱了下眉头,表情却舒缓了许多,也不知道我是戳到什么点了,下一刻发生的事直接刺激了我等单身狗的眼睛,只见上司摸了摸C的脸,用几年来我与他共事都没听过的声音柔声骂了声傻瓜,语气宠溺的飞起,吓的我立马逃出了病房,面着墙装成路过的聋哑人士。


不知道上司在C醒来后和他说了什么,这天后C又是几乎天天到局里报到,局子里头又是恢复了风光明媚,真的,上司的杀马特红发都灿烂了起来,而那天向C进谗言的新进警员不知道被调配到了哪里,上司牛逼,我有点怵。


上司和C的那点猫腻,就算我不想看,他们也会架着我把冷冰冰的狗粮往我嘴里灌。现在是个开放的社会,我自然是无限期支持多元成家,当然如果上司和C的可以体恤单身狗的心情那就更好了,告诉你们,明晃晃的放闪已经不成啥事,无言之中的纵容与溺爱那才是致命的辣眼睛。

举个例子,之前C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上司的生日,便参着大夥给上司搞个生日会,我印象中上司对这种聚会十分反感,更别说是以他为主角的,我苦口婆心的劝C别作死,但C不听劝,还执意要布置个配得上上司那样举世无双的派对,平时烦闷的工作也闷坏了不少同仁,大家也想借此放松一下,于是当上司被骗进举世无双的派对会场--烧烤店时,脸色瞬间垮了下来,C还不怕死的对上司拉炮祝贺,彩带挂在上司冲天的红发,如此温馨的场景,配上上司的黑色气场我只觉得日了狗了!让你们作死!让你们拖人作死!但上司看着C兴奋开心的样子,眼刀瞬间又化成了一摊柔情水,眼神里写着大写的宠,最后还轻轻的笑了一下,可真是把我吓坏了。


只是最后酒豪上司搀着醉倒的C离开前扫向大夥们的一眼,让我认真考虑了要不要申个假返乡探亲避难一下。


其实上司和C真的是互宠的的,平时C就对上司言听计从一心一意,而上司更不用说了,C打架闹事的案底都不知道被销到哪去了,他是上司他牛逼,宠的不声不响的我只服他。因此我没看过这对虐狗夫夫吵过什么架,但唯一一次的争执便是场惊天动地的大争吵,頗有摩西分红海一人站一边的那种澎湃感。


理由是C和上司说他决定要去考消防员,不仅是上司,连我也十分惊讶。总言之上司怎么也不同意,大概第一是这份工作的变数太大,风险太高,二来是C的右手受过重伤,在分秒必争的火场,凡一点小差错都可能命丧火场,有去无回。平日里C对上司都算百依百顺,但他倔起来也是撞到南墙不回头,他们起初都还是一阵阵大吵小闹,到后来就陷入冷战的胶着状态中,双方都不肯退让,C有数来个月没有来局里了,上司表面上看着平静,私底下却颓废的不像话,感觉上连我正在上小学的侄子都可以猫他两拳,我从来没看过气焰如此软弱的上司。而在我都觉得这段感情可能要结束时,C回来了,拿着消防员的执证。


上司这次倒是没说什么,只是叮咛C凡事要小心,工作注意安全,别让他放心不下,上司难得这么诚心的说着话,我想这是他最后的退让了。


后来上司给了C一串铃铛,像是脚链的饰品,说是护身符,让C要好好保护自己,之后他们就去隔壁房间叙♂旧了,啧,辣眼睛。自从C有自己都工作后便很少来局里了,有些同仁都还不大适应这份宁静,反倒是上司反而一付没事样,天天都乐呵得很,我才知道上司和C早同居了,上司把C从那蜗居里给抓到自己的地盘,怪不得之前那种西伯利亚冷气团再也没出现了,偶尔还会在上司讲电话时看见自带的粉红泡气场,真是没眼看。


说起C刚当上消防员时上司真是特别爱穷紧张,隔三差五就要以问吃饭没为理由打给C确认C的状况,那架势巴不得把电话二十四小时栓腰上,说真的,没隔不到半小时就要用这种蹩脚的说法打给自己的恋人真的特别尴尬,直说担心的不行吗?噢忘了上司的傲嬌屬性不能崩,重点这两人竟然能用手机这样腻歪了数星期不嫌烦,爱的力量无穷大,这是单身狗不懂的世界。


不过C对他的工作真的挺认真,一开始磕磕绊绊的训练受了不少擦伤,让上司特别心疼,后来C在工作上也有些起色,在附近民众的形象中维持得不错,但我觉得有大部分原因是颜值加持。顺带一提,真心奉劝各位不要因为想要见到C本人而去纵火或闹事,最后肯定得不偿失。记得之前这附近有个精神病天天爬树,爬高了又下不来,C是毕竟是新人,这种小事件都是交给他负责,C只好天天开云梯车去把人给扒下来,救下人后还得听那精神病一顿嘮叨痛骂,上司知道后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隔天那棵树连同人都給攢沒了,有时我对上司的手段真是既佩服又害怕,C问了上司还一问三不知,装作啥都不知道,但我知道啊!简单点,秀恩爱的方式简单点。


平静的生活没有维持太久,有天上司接到一通电话,听完后脸色瞬间铁青,不一会儿便冲到停车场,我想大概是C出了什么意外,否则能让那位大爷露出那样的表情的人还真没几个,作为掩护上司翘班的后盾,我也跟着上司进了医院。


上司站在ICU病房外,看着被绷带缠身的C,宛如陷入沉睡一般,而上司神情茫然的像个无措的孩子。依据消防队那边的报告,似乎是在那场救火行动结束后,意外得知火灾现场里头还有一位婴儿,当时火舌已经冲到了三层楼高,消防队几乎都要快放弃了,只有C义无反顾的又冲回火场,不久后C抱着包着一层又一层的婴儿冲了出来,便立即昏了过去,约莫是呛的,全身多处灼伤,尤其是脸和手臂。


上层和民众都将C当成了英雄,只有上司说他是傻瓜,却又怨不起来。C转到普通病房后,上司终于可以靠近他,当他看见C脸上的恣意爬窜的烧伤和烧焦的发梢,上司终于无声的哭了起来,那是我唯一一次看见上司崩溃的样子,曾被子弹打穿肩膀也没怎么吭声的他,要有多心疼才会轻易流露出悲伤。


我当机立断留给他们一个私人的空间,又不禁想着这两人有某部分真的特别像。记得之前上司在处理一则持枪抢匪的案件,虽然最后是安全落幕,但是首当其冲的上司避开要害中了几枪,被紧急送医,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失血了不少还昏迷着,赶到医院的C也是像这样静静的坐在昏迷不醒的上司身旁,静静的的落泪。他说上司给了他他所没有的全部,上司对他如兄如父,是挚友更是恋人,C无法想像失去上司的生活,完全不能。

其实他俩都曾为了对方痛哭了一场,只是对方都不知道。


我想他们两位的性格都过于要强,都急于成为对方的依靠,却又忘了自己就是对方的软叻,有了他才能坚强,才会完整,他们都是爱情的傻子,却又无比的适合对方。


他们的感情真的维持的很好,我从来没看见热恋期持续了这么多年的恋人。尽管时至今日,他们现在已经不再是恋人了。


---


他们今天在爱琴海举办婚礼,先前已经到加拿大登记结婚了,上面的文字是我在等待那对迟到的新人时閒来无事打的,就当作他们的新婚纪念吧!我怎么说也是他俩的见证人,谁晓得他们昨晚是干了什么睡的这么晚,嗳。还记得上司和C求婚时可是把整个局子的人都拖上了,说真,让這位不可一世的警政署局长第一次求人的样子实在太逗了哈哈,不说了,典礼要开始了,我看见那对虐狗夫夫腻歪着进场了。


对于和职业很危险的另一半相处是什么感觉?我只能说,也许其中有不舍,有担心,有争吵,但真正的爱情在经历生死存亡之际只会更加坚固,更加浓厚,若哪天连这份爱情都走向了终点,世上所有的爱也都荡然无存了吧!





只是他们分开的那天是不可能会到来的。





End

------------------------------------------


第一次試著写同人文羞耻到要停止呼吸了(°ཀ°)

我自己很喜欢知乎体因为看着心情轻松

(but写不出那种感觉qwq)

(換成簡字惹#)